欢迎来到北京苗禧堂医学研究院官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苗源养生
苗医动态

揭秘神奇的苗族医药

时间:2016-03-31 点击: 字体:[ ]
      苗医药的起源和内涵

    “千年苗医,万年苗药。”发端久远的苗族医药与苗族的起源与发展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苗族医药见诸史籍的时间也很早,在民族医发展的历史长河中,苗医药有哪些特色呢?

    记者:苗医药是怎样起源和传播的?

    杜江:苗医药起源很早,特色明显,在苗族民间传说中,苗医药是由药王所创,故在湘黔边境至今还流传着有关药王的歌谣,“药王药王,身如星亮,穿山越谷,行走如常,食果饮露,寻找药方”。从历史文献上所反应的早期医药人物中,苗父是记载最早的医药人物形象(苗族先民),就连《史记》中也有关于苗父的记述,称之为“上古医者”。苗医药特殊的历史背景注定其应用的广泛性。苗族是一个长期迁徙的民族,其迁徙路线经过许多省区,影响遍及大半个中国,其医药文化得到了广泛的传播。

    记者:苗医药的理论基础是什么,有哪些特色疗法?

    杜江:苗医药具有自身的理论体系,以“苗医生成哲学”为指导,将一切疾病归纳为冷病和热病,以“冷病热治、热病冷治”为两大治则。具体的诊疗疾病又分为“八大诊法”“治毒九法”等。目前,苗医骨伤、蛇伤疗法等项目已经被列为“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由于贵州特殊的生态环境及复杂多样的自然条件,具有丰富的药用动、植物与矿物资源,为中国著名的四大道地药材产区之一,给苗医苗药的发展提供了物质基础。

    记者:苗医药有哪些有趣的故事?

    杜江:苗医药疗效显著,久负盛名。19世纪末,贵州桦桃厅地甲司苗医龙老二,能为孕妇剖腹取出死胎,经治一个月,孕妇就恢复健康,曾轰动一时,传为奇闻。雷山苗医治疗毒蛇伤可谓一绝,并能在短期内治愈能致人死命的疔、痈、疽,对关节炎、风湿、类风湿也有很好的疗效。因此,清以后军政要员十分重视苗医。如咸丰、同治年间,张秀眉领导的义军就有黄平县苗医为他们治刀伤、枪伤;北洋政府内阁总理熊希龄曾多次到其家乡湘西要苗医到北京治病。长征时期贺龙同志非常重视苗医,曾多次指示:“不但要物色好的苗族向导,而且要动员苗医随军前进。”新中国成立后,苗族医药得到进一步发展,已发掘研制出不少治疗疑难病症的药方。

    独具特色的苗药

    “黔山出妙药,夜郎无闲草。”苗药拥有鲜明的特色,这些特色铸就了苗药的品质,也为科研与产业提供了便利,就让我们一起走进独具特色的苗族药。

    记者:苗药有哪些特色?

    杜江:苗族习惯用新鲜药和植物药,少用动物和矿物药,在环保方面,更能显示天然绿色的特点。苗医用药多单方和小复方,一个小复方的药味一般在3~5味药之间,有药精量重的特点。而这一特点对于方药研究、质量控制、新药开发,以及进一步与国际接轨是极为有利的。

    记者:“鲜药”有哪些好处?

    杜江:鲜药的质量好,疗效高,见效快。例如黔东南州民族医药研究所从民族医药调研中得到一个治疗骨髓炎的验方,均以鲜药入药,临床上证明有良好的效果,但使用干药代替时则临床效果不佳。一般说来,鲜药经过干燥和存放后容易导致有效成分的损失或变化使疗效降低,且干药在使用时药材的细胞已经干涸、萎缩,需要经历润湿、溶胀、溶解、溶出等一系列过程,自然不如鲜品来得快。而且药物在加工和存放过程中受光、热的影响会导致许多化学反应的发生和加速,引起原生成分的改变或含量下降,霉变、虫蛀的影响则更大。可见苗医使用生鲜之药确有一定的道理。许多苗医为了能够随时用上鲜药,常将一些不易采到的药物移植在房前屋后,所以不少苗医都有自己的“小药园”。

    记者:苗药有没有随着时代发展而发展?

    杜江:苗药正成为创新药物开发的一个重要来源。例如,苗族药马蹄金在民间广泛用于慢性乙型肝炎的治疗,苯丙氨酸二肽类化合物是从马蹄金中分离所得的二肽衍生物,其母体为马蹄金素。以马蹄金素为母体化合物已设计合成了200个衍生物,而目前已经进入临床实验阶段的1.1类新药“替酚酞”便是从中优选出的最好的一个。近年来,在产业发展的促进下,整个苗医药学科发展很快,苗药的研究从原来的形态、基源、定性定量、药理药化,已深入到指纹图谱、构效关系、药效机理、分子药理学、分子生物学等方面。

    苗药产业发展备受瞩目

    在民族药中,苗药独树一帜,其产值比藏、蒙、维、傣等民族药的总和还要多。正因如此,苗药备受瞩目。然而,苗医药发展也面临着问题。

    记者:苗药产业发展情况如何?

    杜江:近年来,在相关政策的指导下,贵州先后发展了二百多家民营、私营、个体民族医药机构,开发了近200个民族药成方制剂,其中国家标准民族药154个,同时产生了一批民族药业。现在贵州省有民族药业70多家,生产苗药品种160多个,其中国家准字号品种154个。年产值90年代初从零起步,以年均20%以上速度增长,2011年已达150多亿元。有3家苗药生产企业进入我国中药制药工业的50强,7家进入100强。基于苗药产业发展的势头和良好基础,贵州省委省政府制定了以苗药产业为龙头的大健康产业发展规划,其核心是到2017年,全省医药产业总产值突破800亿元,力争1000亿元。

    记者:苗医苗药在发展中存在什么问题?

    杜江:贵州苗药产业发展很好,在民族药产业中占有很大的分量,与此相比,苗医的发展则相对薄弱。目前民族医生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执业资格问题。民族医生世代行医,治愈患者不胜其数,甚至许多疑难病症、顽疾等在他们手中得以解决。尽管他们收费低廉,群众信赖,但他们却常处于非法行医的尴尬境地。由于医生执业准入门槛过高,苗医的子女就算传承了长辈的医疗技术也无法执业,因此很多也不愿继承。有关部门在进行苗医药的调研中发现,贵州省民间苗医文化程度普遍偏低,如雷公山地区的138名民间苗医中,文化程度相当于小学的有99人,初中的38人,毕业于卫校(中专)的1人。显然,不高的文化程度制约着苗医药的继承、创新与发展,影响着苗族医药服务领域。所幸苗医的本科人才培养即将实施,相信在各方的大力支持下苗医药将会有更好的发展。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作者:周蔓仪